当前位置:
首页
> 税收宣传 > 话改革抒心声
病房三日
发布日期:2018-10-15 15:38 信息来源:国家税务总局营口市税务局 文/朱延嵩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 分享:

深夜,李凡拖着疲惫的身体赶到医院的时候,大哥已经离开了,留下母亲一个人躺在相对比较宽松的病房里。母亲的床就挨着门口,李凡一进入房间,就借着走廊的灯光,看到手臂上还戴着留置器械的老母亲。

“ 妈,我来看你啦。”李凡带着平时惯有的语气对着正睡得迷迷糊糊的老太太小声说道。他说这话时,是有一点愧疚的。作为母亲心心念念的老儿子,八十多岁的老娘住院却不能随侍身边,却要在母亲好不容易进入梦乡后又过来打扰,他真的有点于心不忍。可母亲第一天入院,他即使再忙,也得过来“点一卯”,这样他的心里才会舒坦点。

 一场轰轰烈烈的税务机构改革,全国税务系统广大干部积极投入,倾力参与。在浩浩荡荡的改革突击手和主力军中,李凡就是其中的一位。有着19年税龄的他,虽没经历国地税分设,却见证了着眼于队伍更强的国地税合并,他有一种自豪感在胸潮涌动,自身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也让他不敢有丝毫懈怠。而在老母亲入院的这天,距离县级新机构挂牌还有正好一周的时间。在市局办公室负责文字综合、报道宣传的他,每天给上级报送的材料就有“一箩筐”。

听到儿子熟悉的声音,半睡半醒的老人睁开了眼睛。“这么晚啦,咋还跑过来,不是说今天不用你了吗,你哥才刚走。”老太太嘴上是这么说,可脸上是明显的高兴。“妈,今天市局联合党委召开挂牌部署会议,布置了很多重要工作,会后分解任务,又赶出几个报道,所以才下班。心里惦记着老妈,就赶过来啦。”李凡平时是急性子,说起话来也是快言快语。

“知道知道,你是大忙人,电话里不是跟你说啦,有事就不用过来,有你姐你哥照应着我,还能让我这把老骨头落单不成?况且,你媳妇小芳就在这科,多少也有些照应啊。你看这病房多宽敞,临床的大姨啥说没有,还常陪我唠嗑呢。”这时黑暗中的“邻居”和她陪护的女儿也冲李凡点头示意,李凡有礼貌地回应。母亲让李凡打开室内灯,他没答应。他觉得本来深夜探视就有违规定,打扰到别人休息就更不好了。

“对了,思思有人管吧?”老太太口中的思思就是李凡9岁的独生女,由于李凡夫妇平时工作很忙,双方老人又都指望不上,孩子只能去课后的托管班。而最近,孩子更是没人管啦。李凡的岳父在年初被查出肺癌晚期,在医院工作的妻子即使乐观的估计,也判断说没有多少时日啦。李凡年近古昔的岳母白天黑夜“连轴转”,侍候生命垂危的老伴。

“妈,你放心吧。孩子姥爷化疗进入第二个间隔期,她爸妈现在都在我家呢。这样,我们每天的晚饭就有保障啦,孩子嘛,她姥她妈俩人呢,你不用挂着。”李凡说这些话时显得云淡风清,可实际情况是,老丈人的病已经非常严重,到了时不下咽的程度,每天都折腾来折腾去。本来就睡眠极轻的他,在客厅里连续几天没睡好觉。一段时间的多重压力使得他的身体也有点吃不消,此时肠胃又隐隐作痛。他微蹙眉头,可脸上还带着笑。

“老儿子,妈都这么大岁数啦,没了也够本啦,我就是放心不下你啊,你人太实诚了,别太拼命啦。”老太太不无担心地说。

“妈您就别操心啦,安心静养管好自己就行。如果没啥事,我先走啦。明天是周六,我们单位不休息,我把活赶一赶,争取腾出个半天来陪你。”这是李凡权衡了老半天,鼓起勇气说出的承诺。“你们公休日也这么忙啊?就不能陪妈个整天?”老太太不无嗔怪地说。“人家都加班,我哪好意思跟领导请假。”李凡红着脸,小声嘀咕着。“你说啥,大声点,不知道我耳朵背?”老太太还有点刨根问底的架势。“妈,我没说啥,没啥事,我就走啦,你好好歇着吧。记得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李凡说完这话,就急匆匆地走出门,甚至不敢看母亲那不舍的目光。他心里明白,母亲对他的来去匆匆是不满意的,但自古忠效难两全,想到这里,他仿佛又给自己找到理由似的有点释然。

叫了计程车回家,已经是午夜时分,李凡的岳父还在里屋辗转反侧,妻子和女儿已经进入梦乡。岳母问他吃过没?他没跟岳母说胃疼的事,说自己吃过啦,一边却踅摸着小点心啥的。他急忙打开电脑,计划着把一个先进事迹写出来,这样就可以在次日用半天时间陪母亲啦。稿件完成,已经是下半夜两点,李凡在岳父断断续续的呻吟中进入了梦乡。也许是太累啦,他再睁开眼的时候,时针已指向早上7点。

岳母在里里外外忙活着,妻子正努力让睡懒觉的女儿起来,拉着她去特长班。李凡风风火火地洗漱用餐后,就赶往单位。周六缓冲期,对于改革工作小组来说就是最好的任务布置期。今天上午,市局联合党委书记要亲自组织召开督导组会议,听取各督导组长关于各县区局挂牌准备工作的情况汇报。作为舆情宣传组成员的李凡当然要参加,会后还要把情况汇报给省局督导组。上午八点三十分召开的会议,持续了两个多小时。在摸清情况后,党委陈书记还对下一步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。对于有“快刀手”之称的李凡来说,这样的汇报材料并不难,他以精准信息的形式向省局督导组进行了汇报,在上午十一点完成了工作任务。

李凡走进人头攒动的主任办公室,出出进进的人都是一路小跑的样子。他有些局促地跟主任说明情况,希望主任给他半天假,主任二话没说就答应啦。但他心里明白,自己走的这半天,如果有材料,就得由综合组的人顶上。李凡赶到医院时,二舅正在母亲床前照料着。李凡让二舅回去,说自己也尽点做儿子的责任,中午由她给母亲打饭。看到老儿子过来,老太太又高兴啦,问李凡想吃什么尽管说,老娘请客。

陪伴母亲的半天,一边看着点滴,一边用眼睛捎着微信,市局、省局各个工作群里不时有上报任务和兄弟局的报送成果。老太太刚开始还兴致勃勃地和儿子聊几句,可看到李凡心不在焉的样子,也就兴趣索然,慢慢进入小憩状态。虽说心里还想着工作,可陪伴母亲的半天,李凡还是很享受这种感觉。一是暂时在紧张的工作氛围中脱离出来,二是陪伴母亲是他欠下很久的“债”。看到李凡心事重重的样子,母亲催他早点走。精神状态不错的老太太,说有老儿子陪着的半天,心绞痛的症状减轻不少,这让李凡心里很敞亮。

次日,是母亲住院的第三天。这一天,年长的姐姐哥哥经过研究决定给母亲做心脏造影术,看一看母亲血管的堵塞程度。这是一个没有太大风险的检测,李凡想到有他们在,自己没必要陪着。早上上班后,他还是保持着“行军”的节奏,了解各工作组、督导组工作情况,参加省局视频会议,然后赶写各种材料。上午接近十一点的时候,李凡的手机响了,电话的铃声听起来那么的刺耳急促。电话里,姐姐几近哭耗的声音传来,“小凡,你快赶过来吧,咱妈不行啦。”“怎么会这样,先前不是还好好的?”李凡的情绪也几近失控,咆哮着问道,吓得一个屋的女同事投来诧异的目光。“做完造影,大夫说血管堵塞严重,建议做支架,在征得我们同意后就给妈下....下了两个架,在下第2个架时,不知怎么搞的......血管......血管崩啦,咱妈没下了手术台......”姐姐又悲又气,哽咽中几乎痛不欲生。

“姐,你等着我,我这就过去。”单位离医院很近,李凡向医院方向疯跑,脑海中却回想着母亲在不久前对自己说过的话—最放心不下的是自己。这难道是冥冥中的先兆?母亲走时没能陪伴在身边会不会抱憾终生呢?此时的李凡六神无主心如刀绞,但既成的事实也唯有坚强面对。办公室的“时间表”显示,距离县区局新机构挂牌还有五天。

 三天后,母亲的后事就在李凡入土为安的倡议下料理完成。一脸邋遢,装容不整的他又出现在工作岗位上,在最关键的时候,“快刀手”李凡又回来啦。看到他的一刹那,老主任流了泪。李凡憨憨地笑笑,他觉得这是对他的最大褒奖。


打印 关闭